渐行渐远的街头剃头匠

  • 来源: 南充日报      作者:李斌      2015-02-09 10:17:46

●李斌
  集市上、马路边,一刀、一椅、一水桶,一推、一刮、一清洗,10余分钟,一头乱发变得整齐清爽。在农村集镇,街头剃头匠们从事着坚守了几十年的老行当:剃头、洗眼、挖耳。在各式发廊的映衬下,他们渐渐被淹没在时代的步伐中。
  2月6日,仪陇县马鞍场镇逢场天。在一条僻静的老街角落里,一位老人正在为顾客剃头、刮脸。老人熟练地撑起围布,一把锋利的剃须刀“游走”在顾客的脸上,“嗞嗞拉拉”的声音中,胡须落地。一张热毛巾敷过之后,顾客抬起头,长吐了一口气:“舒服!”
  趁着剃头师傅空闲,记者和他聊了起来。据介绍,师傅名叫许昌义,今年71岁,干这行已有40余年。“以前剃头很吃香,收入很不错。”许昌义告诉记者,20多岁时,他拜同乡一位理发师为师,从此,便背起工具箱,开始了剃头生涯。
  许昌义说,他一开始在农村走村串户剃头,逢场天到场镇上摆摊剃头。“走村串户时,要挑一个剃头挑子。剃头挑子一头是小长柜,有3个小抽屉,放钱、剃头工具等物品。另一头是热水壶和洗脸盆。现在不用走村串户了,摊位旁架起一个小煤炉,用来烧热水,方便顾客洗头。”
  记者注意到,地上的一个小木箱里,擦刀布、电推剪、梳子等剃头工具一应俱全。许昌义抖了抖手上的剃须刀说:“用了这么多年,稍磨一下还是锋利无比。”
  此时,又一位顾客要求理发。一番忙碌之后,许昌义很快为顾客理好一头清爽的短发。但他并没有就此停下,而是将椅子稍稍放平,让顾客躺好,左手翻开顾客的眼睛,右手将锋利的刀片伸进眼里,贴着眼球划过。再用一根铁制的圆棒,在眼里来回扫动,惊得记者屏住了呼吸。刚刚洗过眼后,顾客眼泪一流,慢慢从椅子上坐起来,很享受地说:“每次洗眼都有点担心,躺在那动都不敢动,不过洗完后非常舒服。”顾客说,他现在已经洗上了瘾,每次理发都必须洗眼,否则便觉得浑身不对劲。
  “洗眼时手腕要用巧劲,要稳。这刀是开了刃的,功夫不到家容易出事。”许昌义说,他从22岁开始跟着师傅学剃头、洗眼,从来没有出过事。很多顾客试过一次后觉得很舒服,每次来理发就要洗眼。
  记者注意到,来理发的都是老年人,他们并不介意条件的简陋和工具的原始。“5元钱剪一次,顺带刮胡须,比理发店便宜多了,手艺却不差。”等候理发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。
  “这些都是老顾客,其中的一些人已经在我这理了十几年发了。”提起这些铁杆“粉丝”,许昌义很自豪。但谈到未来,许昌义流露出一丝担忧,“现在的年轻人都嫌这个活不讲究,不如在理发店、美发屋体面。将来我干不动了,刀锋洗眼这门传统技艺可能就要失传了。”
  傍晚时分,夕阳的余晖洒在街上,赶集的人各自散去,喧闹的街道渐渐安静。许昌义拿起扫帚,打扫地上散落的头发,整理盖布,清洗剪子、剃刀等工具,放入工具箱中,迈着蹒跚的步伐,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

精彩图文